建设动态

拜访国医大师


发布时间:2019-07-15 阅读量:1255字号调整:



王松龄全国名老中医专家传承工作室北京游学纪要



3-29-50493.jpg


    阳春三月,万物复苏,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王松龄全国名老中医专家传承工作室一行7人,在王松龄教授的带领下,于3月29日开始了北京之行。

    首先我们拜访了国医大师吕仁和教授。吕大师出生于1934年,今年已经85岁高龄,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肾病重点专科和内分泌重点学科学术带头人,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糖尿病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华中医药学会糖尿病分会名誉主任委员,师从施今墨、秦伯未、祝谌予等中医大家,在诊治糖尿病及多种并发症、肾病和多种疑难杂病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3-29-50410.jpg


    我们与吕大师相约下午3时见面,结果吕大师于2点30分就早早到会议室等候,并给我们每人备了一套国医大师吕仁和治疗糖尿病学术经验专著,让我们很受感动。见到吕大师后感觉很亲切、很和蔼,给我们讲了他从医60余年的感悟、中医治疗糖尿病的经验、以及科研、教学等方面的体会。吕大师首先讲了施今墨、秦伯未、祝谌予三位恩师的治学理念。施今墨先生对中医的指导,提倡:“古为今用、洋为中用”的思想,古为今用不能乱用,洋为中用不能什么都引用过来用,应该有自己的见解。秦伯未老师推崇中医的平衡学说,他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治病的核心在于调整阴阳的平衡,并指出龟鹿二仙胶为调整阴阳的基础方。滋补阴阳气血、调整阴阳都可在此方基础上加减。祝谌予老师指出学中医必须以《黄帝内经》为准绳,西医的糖尿病属于中医学的消渴病范畴。《黄帝内经》中就有对本病的详细记载,称之为“消渴”或“消瘅”,研究糖尿病仍要从《内经》着手。讲完老师的经验后,吕大师接着给我们讲了自己对糖尿病的见解。根据多年临证经验他把糖尿病分脾瘅期、消渴期、消瘅期三期,指出肥胖是多许疾病的基础,消渴是从脾瘅转化而来,消渴的核心是陈气,“治之以兰,除陈气也”。若治疗不当,陈气(糖毒)不除,复加怒气上逆,致血脉不行,转而为热,热则消肌肤,成为消瘅,因此应该用最好的芳香化湿药治疗消渴。消渴是糖尿病的急性发病期,消瘅是糖尿病的慢性并发症期。根据多年研究总结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糖尿病及并发症防治的“二五八六三经验”。所谓“二”是指两个治疗目标,即“健康、长寿”;糖尿病及其并发症的防治目标,就是努力控制好糖尿病,让患者不发生、少发生并发症,降低糖尿病并发症致死、致残率,不但要让糖尿病患者能够长期存活,而且还要相对健康的生活;“五”是指五项观察指标,即血糖、血脂、血压、体重、症状,吕大师指出此五种指标通过对糖尿病患者血糖、血脂、血压、体重、症状的全面、系统、整体地观察,监测糖尿病慢性并发症的发生、发展,从而采取相应的防治措施,以保证患者健康、长寿。“八”是指八项治疗措施,具体包括三项基础治疗措施,五项选择性治疗措施。三项基本治疗措施包括辨证施膳、辨证施动、辨证施教;五项选择性治疗措施包括口服西药、应用胰岛素、口服中药、针灸按摩、气功。“六”糖是指尿病及其并发症“六对论治辨证思维”。包括对症论证、对症辨证论治、对症辨病与辨证论治相结合、对病论治、对病辨证论治、对病分期辨证论治。“三”指三自如意表,自查、自找、自调。通过自查、自找、自调,久而久之,便可以了解自身血糖变化规律,选用相应的措施达到如意的程度。

    除了糖尿病方便的经验吕大师还特别重视中医养生,他在汲取“八段锦”、“太极拳”的基础上编制了一套“十八段锦”每天早上吕大师都要坚持练一遍十八段锦,如今已85岁高龄的他还能骑三轮车坚持每周坐四天门诊,让我们这些晚辈深受鼓舞。吕大师非常重视临床科研工作,科研方面吕大师强调要想把中医搞好,必须要搞好科研工作,科研要留心临床工作中的点滴心得,发于点滴、留记于心、勇于交流、深于究源、加强合作才能有所收获。吕大师还特别重视教学工作,指出要培养学生的独立思考能力,重视时间观念,学会用好时间,同时强调学习中医特别要加强记忆,要注意积累学习资料并敢于付出实践,学以致用,才能不断提高。

    将近1小时的交流使我们一行人获益匪浅,让我们见识了国医大师的风采、深刻体会到了中医的博大精深及独特的魅力,“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明师指路”。吕大师以他丰富的经验及独特的个人魅力,让我们享受到一场精美丰盛的传统中华医学文化大餐。通过吕大师的教导,大家对于强化自身修养,树立文化自信,坚定中医思维,振兴中华医学,挖掘中医宝藏,重塑医德医风,服务社会百姓,有了更加深刻而明确的认识。今后的工作需要每一位工作室成员努力做出来,尽管临床、教学、科研工作繁忙,但要善于主动及时的总结整理老师的点滴经验,汇聚成精华,加以传扬。


3-29-50414.jpg



    3月30日上午工作室成员又在王松龄教授的带领下前往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原解放军307医院)与神经外科段炼主任商讨中西医结合防治烟雾病的合作事宜。307医院为全国最早开展烟雾病研究的医院,早在2002年已开始致力于烟雾病防治的研究,截至2018年9月已完成手术超8000例次,据世界首位。近10年来,我们在中医药防治烟雾病方面也进行了深入研究,发现中医药在预防烟雾病患者并发症方面有明显的优势,为了更好的诊治此病,我们前期多次与307医院神经外科段炼主任接洽,以期加强中西医合作,中西互补,攻克难关。段炼主任委托杨日淼主任热情接待了我们,通过商讨达成共识,今后在烟雾病的发病机理、初期筛查、术后的复发方面展开深入合作,在中医药的干预下使烟雾病患者改善症状、防止复发方面有广阔的前景。最后双方签订临床科研合作协议书,并合影留念,双方在中西医防治烟雾病的科研、临床方面开启了新的征程。

    3月31日下午,我们将与解放军307医院就烟雾病的合作事宜向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司长孙塑伦教授做了详细汇报。孙教授对该合作项目的前景做了深刻的分析及具体指导,尤其是中医药对烟雾病的早期预防及手术后复发患者的继续干预和二级预防做了具体指导。一是把我们现有的病历资料系统整理、深度挖掘,总结出烟雾病的中医证候学规律;二是把已有的中医药防治烟雾病的经验进一步优化,梳理归纳为术前的并发症预防治疗,血管重建手术后的康复治疗;三是手术后稳定期的二级预防治疗。提倡一方为主,随证加减,选用安全、稳妥的道地药材,在剂型方面主张选择中药单味颗粒后期应用自制丸散等不同剂型便于服用。最后提出临床经验的积累作为起点,激发带动科研工作,力争早出成果,造福人民。

    两天的游学旅程密集而充实,从拜访国医大师吕仁和教授、与解放军307医院开展烟雾病中西医防治合作,到孙塑伦司长在临床、科研方面的具体指导,使我们开阔了眼界,更加坚定了中医思维,为我们今后学习中医、如何继承发扬名老中医学术思想、如何搞好中医科研工作提供了很好的思路。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将熟读经典、精临床、勤钻研、多思考,认真学习老师的临证经验,将老师的学术思想继承发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