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 家风,善良为底——我院“家庭家教家风”演讲比赛一等奖马鸣作品 -

发布时间: 2017-04-18


近日,医院组织有关“家风”的演讲比赛,让我不由的想到“我的家风”是什么?说实话,在这之前,我对家风并没有特别的归纳与认识。当我静下心来认真回忆、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被感动了,温暖了。我想,不论是高调的,还是质朴的,又不论是成文成章的,还是用实际行动传承的,在我看来,好的家风都是以善良为底的。让我感受最深刻、最有温度的家风也正是——“善良”。

这里首先要说到我的母亲,一位平凡而又可敬的乡镇医生。由于当时基层医院条件简陋,人员有限,母亲常年24小时值班,白天的繁忙过后,医院就只有母亲和另一位护士值班。夜深人静,当其他人都进入甜蜜梦乡的时候,“咚咚咚”急切的敲门声划破了黑夜的宁静。每一次,只要有人敲门,母亲都会快速穿上白大褂前去开门,细心、耐心的为形形色色的人诊断、开药、取药、治疗。其中,有打架斗殴流着血的混混,无家可归没有钱的流浪汉,和酗酒赌博态度恶劣的买醉人。我不解的问道:“妈,你白天工作都那么累,晚上少开两次门,多休息一下,也没人知道。”可母亲却说:“生病多难受,让他们早点康复,我也安心。”“可是,还有打架的混混,和酒鬼,我很担心。”母亲笑着说:“他们都是需要救治的病人,咱用心看病,不需要害怕。”“可是,还有流浪的,他们赖着不给钱……”母亲摸着我的头,意味深长的说:“鸣鸣啊,钱可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要有爱心,要用心尽量帮助别人,不图回报。”那一刻,我明白了母亲这么多年来和衣而眠的坚守,听到了一位白衣天使救死扶伤的心声,我看到了人性光辉中最温暖、最美丽、最让人感动的光环——这就是善良。


多年日夜颠倒的工作,母亲积劳成疾,接受了甲状腺全切术,由于术后很长一段时间失音,我们便看口型与母亲进行简单交流。本想着她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下了,可求医问药的电话却不绝于耳。为了让母亲安心养病,起初这些电话我都偷偷接听回绝,后来被母亲发现,她强烈要求自己接听,可对方根本听不清她的声音,她便写好治疗方案让我代为答复。看到这无声的治疗方案我泪流满面,我含着泪气愤地问:“妈,你知不知道自己也是病人!”她拿着笔一字一字的重重写道:“做病人,我更能知道病人的痛苦,治病是我的职责,这样我心里踏实。”母亲的口中很少提到“善良”,但我却从她的言传身教中体会到善良的本质。


说到善良,我不得不提到另一个人,我的丈夫,一名奋斗在医疗一线的外科大夫。与母亲从事的内科不同,丈夫的外科工作可谓血雨腥风、如履薄冰。手术忙到凌晨,一天只吃一两顿饭都是极为正常的。就是这么一位见惯生死的“铁人,却有着一颗玻璃心。前段时间,他们收治了一名年轻的绝症患者,不满20岁的少年,明知是绝症,可少年家人执意要进行手术最后一搏,终于白衣天使们还是没能从死神手中抢回少年……聚光灯熄灭,手术结束,丈夫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中,整晚他都在不住的叹息,叹息“少年早逝”、叹息“人财两空”、叹息“为人父母”……听着他的叹息,心疼着他的善良。在他的叹息中,我看到了一个心地柔软的人,对生命的敬畏之心,恻隐之心,悲悯之心和同体之悲。


也是在这个冬天,我们搬进了自己的小窝,窗外寒风凛凛,每次丈夫回家,我都看到他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次数多了,家里的矿泉水就排成了排,我纳闷的问丈夫:“这么冷怎么还在外面买水?买了也不喝!”丈夫才娓娓道来:“小区门口有位老太太,每天一大早就推着小车在卖水,天那么冷,我买瓶水,让她早点卖完早点回家……”听了丈夫的话,我才意识到每天上班的必经之地,有着一位我从未关注过的老太太。那一刻,我看到了一个八尺男儿心底的柔情和细密,感受到了一缕寒冬之中最温暖的阳光,这就是善良。

同样都是白衣天使,同样都是心怀善良,我想这就是“医者仁心”最好的诠释吧!

“人之初,性本善”,一个善良的人才能成为孝顺的人、有同情心的人,才不会去骗人、去害人;一个善良的人,必定是一个善于付出,为自己想得少、为他人想得多的人。一个善良的人,一定是一个有温度的人,他会用柔软的心底感受去帮助他人。有了善良,就有真心爱父母、爱他人、爱社会、爱自然的基础和可能。

中国有句老话“积善之家,必有余庆”。作为一名母亲,我想,如果有什么能留给下一代,那就是善良!